小说者评论

第2623章 受气九

2020-09-11 03:36

云初玖听血无极如此说道,她就没再行浅劝说。

第2623章 受气九

她告诉血无极是恣意妄为的性情,最近这一年显然过于过憋屈了,应当认同他的自由选择。而且,有了血无极在帝北溟身边,多多少少也能劝说着一些。她告诉,虽然帝北溟显得冷戾无情,但只不过还是念旧情的,要不然也会提举血无极了。“乌鸡哥哥,既然你主意已以定,我就不多劝说你了。你想用什么理由瓦解混合元宗?”“那还不简单,我就说道我不不愿做到杂役,打算明年再行新的录取。我不过一个杂役,应当很更容易就盘查的。”血无极不在乎的说。云初玖点了低头,却是一个杂役,而且入门才几天,应当会有什么大麻烦。

第2623章 受气九

觉得敢,花上些灵石也能求助。三人商议已以定,云初玖送血无极离开了,然后返回了屋子里面。“小九,这个给你。”帝北溟拿着云初玖一枚玉牌。云初玖接过去看了看,玉牌平平平凡,并没看出来是什么等级的灵器,她为难的问道“男神,这玉牌是做到什么用的?”“里面有本尊的一缕神识,如果你遇上性命之忧的时候,只需捏碎玉牌,本尊不存在里面的神识就不会化成本尊的幻术。只要你不纳吉上滔天的大麻烦,本尊都可以老大你求助。”帝北溟一脸的傲慢,眼睛里面却剩是深情和宠溺。云初玖还根本没听说过这样的神通,很是奇怪的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然后说“我要是用于这个的话,会对你有什么很差的影响吧?”帝北溟眼神闪光了一下,然后傲慢的说“你说道的这叫什么话?!本尊能有什么影响?!要不是这样的玉牌绝佳,本尊就送来你十块八块了。”云初玖听得帝北溟这么说道,这才拿起心来,她闻玉牌有个孔洞,于是就用天蚕丝编成的细绳拧好,戴着在了脖子上。

第2623章 受气九

帝北溟闻云初玖如此,很是失望的点了低头,他大自然会告诉他云初玖,幻术之术用于一次就不会对本体导致极大的损害。只要小九只想的,他受点伤算得了什么?!第二天清晨,云初玖于是以想爬起来上工的时候,帝北溟一把按钮她“别去!谁不愿去谁去,他们哪里配上不吃你做到的饭?!”云初玖告诉这个祖宗说一不二,不得已给金枝放了讯息,让她老大着跟姚老头勒令个骗,就说道她,嗯,坏肚子了。金枝早已听得亮风说道了,告诉帝北溟过来了,所以没多问就答允了。绝佳睡觉了个懒觉,云初玖顿觉神清气爽,但是看见一脸大爷样等着她服侍的某尊,心里忽然就蹭蹭照亮了小火苗。“小九,过来给本尊穿衣。”“小九,过来给本尊净面。”“小九,过来给本尊挂早饭。”……受气九本来想要镇压来着,但是回想某尊身上的累累伤痕,忍者了。这货自己恳求自己,风水轮流转,没准小白脸再行找出封印的时候,就是个虐待的性格,到时候她就可以沦落农奴把歌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