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评论

第811章 憋屈至极

2020-09-09 03:36

“你本就想要倚强凌弱,我为何无法以多欺少?”风无尘脸上狂妄,若不是有这些灵魂傀儡,风无尘他们的下场不言而喻。“轰轰轰出!”“噗噗!”三道灵魂傀儡对阴阳世风进行没什么人性的激烈反击,六拳六脚全方位服侍着,阴阳世风没什么抵抗力,屡屡难忍。哪怕是恶魔了本尊前来,以无济于事。“打得好!打得好!”“给我往杀里打!千万不要停下!”“打他!给我打!一拳他爹妈都不了解为止!”柳青阳和张君澜他们一个个兴奋的大叫一起,正处于被暴打状态的阴阳世风,气得五脏六腑都慢炸伤了。被迫说道,阴阳世风实力之强劲,总算忍受了三道灵魂傀儡数百拳脚的狂轰滥炸,这才轻伤倒地。风无尘一鞠躬,三道灵魂傀儡十分聪明的暂停反击,再行打的话,阴阳世风就杀了。

第811章 憋屈至极

风无尘再行鞠躬,灵魂傀儡消失,九重乾坤塔收益体内。阴阳世风伤势极为相当严重,原本还很威风,一转眼就显得无比慌忙,心头憋屈至极,不必想要都能知道阴阳世风怒火滔天。阴阳世风未曾想要过,他不会有现在的下场,而且还远比这么慢。风无尘徐徐飞身而来,戏虐的冷笑道:“你伤势这么相当严重,应当恶魔没法阴阳世家的强者了吧?这里或许只有你一人。”“刚才的威风呢?现在怎么变为孙子了?”柳青阳冷笑问道,南宫战冷笑问道:“是不是尤其难受?”“混账!”轻伤的阴阳世风,怒视风无尘一伙人,极为激怒的太早出来。“蓬!”一缕黑色火焰知足经常出现在风无尘手心上,弥漫着极其可怕的寒气,冰冷刺骨,霸道无比。“这是......太古乌火!”阴阳世风心头大如雷,眼眸打转一抹惊慌。风无尘冷笑道:“猜对了,你要是想被乌火活活活活,最差老实点问我的问题,我可不怕杀死你阴阳世家的人。”“你!”阴阳世风大怒,清告诉风无尘在威胁,但他却无能为力。阴阳世风身负重伤轻伤,现在也不能只得逗留在虚空,显然没力气再行使出。“不老实是吧?再行让你尝点甜头。”风无尘冷笑道,屈指一弹,一缕黑色火焰瞬间包覆阴阳世风。“啊!”意味着片刻,阴阳世风之后伤痛的惨叫出来,惊慌至极。“住手!住手!我说道!我说道!慢住手!”混乱的阴阳世风,惊慌的大叫。“不来答允不就好了吗?非要不吃点苦头才不愿因应,你还真为有不够淑女的。

第811章 憋屈至极

”柳青阳冷笑道。“......”阴阳世风苍白的面庞极为漂亮。风无尘一鞠躬,乌火顷刻间消失。“你可是在去找太古力量?”风无尘问道,冰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阴阳世风。阴阳世风终都没问,似乎很想问。“嗯?”风无尘头顶皱眉,怒视阴阳世风。察觉到风无尘的眼神,阴阳世风心头一怒,急忙问道:“是,在去找太古力量。”“寻找了吗?”柳青阳问道。“没。”“有什么线索?”张君澜接着问道。“没!”“找到了什么怀疑之处?”北斗焱接着问道。“没!”一问三不知,傻子都能知道阴阳世风在戏耍他们。“砰!”柳青阳一拳打在阴阳世风面庞上,大骂道:“王八蛋!你骗我们是吧?”“显然你知道是活腻了!”风无尘森冻道,手爪惊醒探出,逃跑阴阳世风的脖子小黑一起,死死的捏住,让阴阳世风无法排便。阴阳世风伤痛的绝望一起,可却无力摆脱。“砰!”“咔嚓!”左拳轰出在阴阳世风手臂上,砰的一声闷响,霸道的力量,硬生生将其手臂骨头打碎。“啊!”阴阳世风惊醒惨叫,碎骨刺穿血肉之中,那种剧痛,恨十分人能承受。“哼!再行不老实,我刺穿你全身骨头!”风无尘凶猛威胁。“我说道!我说道!”阴阳世风这回告诉惧怕了。风无尘冻喝道:“问刚才的问题!慢说道!”阴阳世风忍痛着碎骨次肉的剧痛,惊慌问道:“这里原本是大司命掌理,但因为有其他的事情,才为首我来接掌,太古力量怀疑之处过于多,继续无法确认。

第811章 憋屈至极

”“有何线索找寻?”张君澜问道。“这......这是唯一的线索,可我不懂,是大司命留给的,说道十分最重要。”阴阳世风惊慌的放入一块破败的布料。看见这块布料,风无尘一伙人忽然脸上愤慨。这与路劫赠送给他们的那块布料一样,都享有类似玄奥的符纹。“果然还有一另外一份!”不易天擎大喜,急忙将破败的布料抢过来。“还有别的线索吗?”柳青阳问道。“没了!我告诉的就这么多!该说道我都说道了!”阴阳世风惊慌问,心头想死的心都有了。身兼阴阳世家化神境强者,竟然被一群小辈这般羞辱,阴阳世风不忍承受?可他无能为力,谁让风无尘享有这么可怕的灵魂傀儡?“天威,所取他的储物戒,想到还有没其他线索。”风无尘道。“什么?”阴阳世风脸色大逆,大骂道:“风无尘,你竟敢打我宝贝的主意!”“哦?你还有宝贝?那就太好了!我可会跟你客气。”风无尘头顶吃惊,看傻子一样看著阴阳世风。“你!”阴阳世风苍白的面庞凶恶无比,皮肉轻微震颤,心头的怒火,就快从眼睛火山爆发出来了。“哼哼!化神境强者的储物戒,一定很多宝贝,何况你还是阴阳世家的强者!”叶天威不解冷笑道,毫不犹豫摘去阴阳世风的储物戒。“风大哥,要不要杀死了他?”柳青阳问道。“他可是我们的脱险八字,何况还必须他带上我们去怀疑之地想到,拔着他还有用,要是遇上阴阳世家其他强者,就看他这条命值不值钱了。”风无尘道,随后接过另一份破败的布料。“风无尘!我意味著仲没法你!”阴阳世风凶恶的人声,又气愤又憋屈,气得慢炸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