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评论

集权下的“分权”:浅析明代政治体制的演变

2020-10-27 03:36

01世人公论,君主集权制发展到明朝早已渐趋完备。皇权高度集中,就连延续两千多年的丞相制为也被废止。但嘲讽的是,也正是皇权几近无限大的明代,在创下皇帝怠政历史记录的同时,也促成了后世“虚君”与“民主”的标志——内阁。这种近于不科学的怪象是怎么产生的呢?我们必须只想理解一下明代政治体制的演进。021368年正月初四日,朱元璋大祀天地于南郊,以定有天下之号曰大明,建元洪武。在最初朱元璋建构帝国框架时,很多方面糅合继承了元朝的经验,比如在中央成立中书省、大都督府、御史台三大机构,这三个机构被称作“三大府”。按照朱元璋自己的众说纷纭,这三大机构各有分工,总理天下政务,大都督府出纳军旅,御史台管风纪,而中书省则为“政之本”,显而易见,都督府和御史台的地位高于中书省。“国家屯,惟三大府总天下之政,中书政之本,都督府出纳军旅,御史台维持秩序白司,朝廷纪纲,尽系于此”。03除此之外,中书省在地方也成立行中书省,总览地方军政,甚至连地方卫所都不受其管辖。如此以来,洪武朝前期建构出有一套皇帝——中书省——行省——府县横向管理的政治体系,皇帝是命令者,中书省是执行者“发号司令,责任中书”。横向领导的益处显而易见,由于每一级都享有比较的权力空间,在清领国理民的过程当中也更容易根据具体情况作出准确决策,提高行政效率,可以说道是现代国家政体的初级形态。但这种益处对于皇帝来说,毕竟仅次于的坏处,因为把非常一部分权力移转给中书省及地方,更容易导致上下中伤,大臣专权相继的隐患,这是最无法承受的。所以一俟天下承安,朱元璋之后开始著手展开收权布局。04洪武九年六月,朱元璋转行中书省为承宣布政使司,同时把地方上接入御史台的托刑按察司,接入大都督府的都指挥使司拔高到与承宣布政使司行政机构的地位,在地方上奠定三司而立的局面。洪武十年七月,朱元璋在中书省之外,又另另设通政司,这是一个全新的部门,主要职责是行贿天下奏疏,转告下情,相等说道是跨过中书省,辟一条皇帝必要与地方对话的渠道。朱元璋在颁发首任通政使曾秉正的谕旨里把通政司的“政”比喻为水,通政司的起到就是疏浚水道,使其无堵塞之患。“官以通政名为,政犹水也,意欲其常合无壅遏之患”——《明太祖国史》在这道谕旨里,朱元璋把中书省暗喻为堵塞政令畅通的祸患,因为按照之前的规矩,中书省为“政之本”,天下事务再行通过中书省再行奏议类聚,也就是说,皇帝所看见的都是二手消息,这对于权力意欲极强的朱元璋来说,是不能承受的。所以在通政司正式成立三个月后,朱元璋命令“诸司奏事毋清盛中书省”。短短十个字,却字字诛心,公开发表褫夺中书省最核心的权力,相等行径向不存在两千多年的丞相制开战。洪武十三年新春正月,朱元璋蓬勃发展胡惟庸案,在短短十天之内已完成杀死胡惟庸、废置中书省、权分六部的伟业。自此,君主集权制超过巅峰,皇帝确实做了言出法随,乾纲专横。05朱元璋在废止丞相后,堪称在《皇明祖训》首章严正声明不准复立丞相,“以后子孙做到皇帝时,并不准而立丞相。

集权下的“分权”:浅析明代政治体制的演变

臣下不敢有下诏成立者,文武群臣即时劾诏,将犯人凌迟,全家处决。”这无异于是在“丞相制”的棺材板上再行吊上钉子。乾纲专横固然能符合权力意欲,但天下庶务由一个人来处置也显著并不大现实,下面我们来想到朱元璋的工作时间。“每至日鼎,取食不逞暇,惟欲达四聪,以来天下之言”“鸡鸣而起,昧爽而朝,并未日落而临百官”。每天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哪怕朱元璋可谓皇帝中的“劳模”,也有点吃不消。所以相继成立四辅官,殿阁大学士,让他们当自己的秘书和参谋长,辅导自己处置政务。但四辅官旋即就被缩编,殿阁大学士也归属于咨询性质,惜洪武一朝,皇帝也没移转权力给六部之外的其他人。而在地方上,三四分而立固然需要避免一家独大,助长离心隐患,可这样也导致一旦有事,各司互相推卸责任从容,相当严重拉低行政效率,久而久之,更容易导致“蠢蠢欲动者易动,结聚者难除”的局面。06为了解决问题极端集权所导致的中央及地方上的各种问题,明代后来的承继们在表面上遵守祖制的情况下,大大的对政治体制展开微调,总结一起也分中央及地方两方面。朱棣旗号确保祖制的旗号举兵靖无以,但在夺回帝位一个多月后,就做到了一件一定程度上违反祖制的事。“八月壬子,侍讲解缙、修撰黄淮进平文渊阁。寻命侍讲胡广,编修杨荣,修撰杨士奇,评估金幼孜、故俨同侍读,并实机务。”重点在“实机务”,前面说道过,殿阁大学士在洪武时期早已有之,但彼时的大学士仅仅只是兼任秘书参谋长的角色,没相同的办公地点,更加无法主动认识政务。而这次朱棣所任命的大学士,毕竟彰显了他们参予机务的权力,“机密所系,裨益不出尚书下也”,也正是从这一刻开始,后世所熟悉的内阁制度被月奠定。07永乐以后,历任皇帝大大给内阁权重,使他们掌控“票白鱼权”,公开发表的代皇帝处置天下政务,宣德以后,英宗年幼,内阁大臣堪称顾及辅政大臣这一角色,威权日益强化,至正德年间,内阁大臣杨廷和早已公开发表声称阁臣“虽建官无宰相之名,而责任有钧衡之轻”。当然,“分权抗衡”这是杨家朱家的祖传技能,历任皇帝在给内阁权重的同时,也在大大扶植内阁的竞争对手,这个竞争对手就是——司礼监。

集权下的“分权”:浅析明代政治体制的演变

司礼监成立于洪武十七年,最初是掌理御前勘合的衙门,归属于内十二监之一,也就是说向它这样的衙门还有十一个。宣德年间,明宣宗开办目的培训宦官知识分子的内书堂,并给与司礼监一相媲美内阁的权力——批红权。明宣宗的目的显而易见,就是要在内宫打造出一个“镜像内阁”,事实上,司礼监无论是从权限还是地位都必要对标内阁。08内阁有首辅,司礼监有内务府太监;内阁有次辅,司礼监有提督东厂太监,至于其他的内阁大臣,对标的是司礼监的九卿太监、随堂太监。这还过于,哪怕是在司礼监内部,也不存在抗衡,比如司礼监内务府太监出纳司礼监大印,是一把手,但二把手提督东厂太监却权力更加轻。“内务府秩尊,视元辅;出纳东厂权重,视总宪兼次辅。其次九卿,其次随堂,如众辅焉。”——《酌中志》再说地方上,明宣宗时期为了解决问题地方上三司而立,相互肘签的问题,开始在东南等一些最重要省份派出中央官员兼任巡抚,此时的巡抚只是差派官,无品级,不常设。但随着梁平日幸,社会对立的更进一步激化,巡抚由不常设渐渐变成常设性官职,到了弘治时期,除了浙江福建南北直隶外,其它身份都已另设巡抚,并且渐渐规范化,派驻地方。巡抚代表中央在地方开府建衙,军政一把抓,三司渐渐沦落巡抚的辖下。巡抚本质上与内阁一样,内阁虽然行使着宰相的职权,但却是不是宰相,有实无名;巡抚亦然,虽然实质上首府着三司,但名义上地方的首脑依然是三司长官。09所以名义上内阁统管没法六部,不能票白鱼后通过司礼监的批红,才能以皇帝的名义对六部行使权力,巡抚也无法必要差派三司长官,而是必需上诏获得容许后才以求代天牧民。不管是司礼监内阁就越好,巡抚也罢,都是归属于有实权无名义,而需要给他们名义,让他们光明正大行使权力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皇帝。也正是有这些重重抗衡,才使得皇帝需要从浩繁的政务中取出身来,而又不担忧大权防落。有了这些既省心又安心的辖下,皇帝大自然惰性日增,这也造成从天顺到天启,一百七十多年的时间里,皇帝谒见大臣的次数屈指可数,譬如嘉靖万历,二十多年不上朝,就连明代出了名的仁君明孝宗,也曾多次建构过十年不谒见外臣的记录。既然需要放心当咸鱼,谁又不愿整天辛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