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网

“拒红包协议”实施已满月调查称多家医院未执行

2020-11-02 03:36

煤炭总医院医生与患者投的逼红包协议。晨报记者李木易/摄新规实行已剩一月多家大医院未见继续执行按照国家卫计委的拒绝,从今年5月起,全国二级以上医院的住院患者在入院24小时之内,都要签订一份《医患双方收和不送来“红包”协议书》。然而,新规施行并堪称要“强制执行”早已一个月了,记者多方走访调查找到,多家大医院仍未开始继续执行。对于这一纸红头文件,很多医院用绝望与从容来应付。记者取得的最新消息是,北京市卫计委已向各医院印发通报,拒绝请示从5月1日政策月实行至5月20日的拒绝接受红包签约率。记者调查多家大医院仍未继续执行日前,记者回到友谊医院住院部骨科病房,随机探访了10名患者及家属。其中,8人都具体回应并没签订过拒红包协议。另有2名家属回应不确切。随后,记者又回到胸外科病房以及肝胆外科病房,又告知了6名患者家属,面临否签订过拒送红包协议的告知时,他们争相大笑。在16人中,有4人回应从报纸上看见过这条消息,其余12人则称之为几乎没听闻过。记者注意到在友谊医院的门诊大厅内,有致患者的一封信,其中除了就医开药等内容提醒外,还尤其标明“不要给医生送来红包”。记者通过院方涉及负责人得知,友谊医院作为本市医药分离的首家试点医院,很多医改当中的配套措施正在医院实施,不过,医院方面的确还没开始实施签订索要红包协议,何时开始目前也还没时间表。

“拒红包协议”实施已满月调查称多家医院未执行

随后,记者又回到普仁医院,这是一家坐落于东城区的二级甲等医院。在住院病房楼道里,记者丢下了几位习外地口音、于是以打算探视病人的家属。当被告知手术前,是不是跟医生签订过一纸取名为“拒送索要红包”的协议书时,家属接连摆手回应没听闻过。在12楼的手术室外,一名四川口音的男士正在等候亲属手术完结。面临记者有关逼红包协议的发问,他变得有些茫然:“我只忘记手术前医院让我们家属签订了好几张知情同意书,这个是必需要签的,不投无法做手术,红包协议没有听闻。”记者从院方了解到,目前医院方面还没收到来对敌计委的通报,因此也没强制执行。在调查中,记者又先后探访了解放军二六一医院、军区总医院、人民医院等多家医院,住院患者皆回应没被拒绝签订拒送红包协议。医生大多不愿多讲没实施拒绝接受红包协议的医院,大多回应还没收到这样的通报。而本市有部分动作较慢的医院,则“自称为”早已开始实施了,还包括、首儿所、、天坛医院等。奇怪的是,记者在随后的专访中,皆并未取得逼红包协议在这些医院“落地”的实际证据,医院吞吞吐吐不愿获取,医生们也不愿多讲。“这个话题过于脆弱,红包的问题并不非常简单是一张协议就能解决问题的。”一位医疗卫生界的政协委员在专访中这样说道。在调查过程中,记者获得了一份医患双方收和不送来“红包”的协议书。

“拒红包协议”实施已满月调查称多家医院未执行

在这份协议上,主管医师必须签订的内容,还包括严正允诺清廉行医,不拒绝接受患者及其家属的“红包”和贵重礼品。而在住院患者必须签订的一栏中,则还包括允诺不向医务人员送来“红包”、贵重礼品,共创清廉人与自然的医疗环境等内容。记者注意到,除了卫计委的“规定动作”外,协议下方还多了院长和书记的手机号。把手机号发布过来,拒绝接受社会监督。煤炭总医院院长王明晓告诉他记者,医院做到了一个统计资料,从3月全面推行以来,煤炭总医院医生上缴的红包量完全跟上了去年一年。实施这项规定以来,医生更加不愿自由选择上缴红包,然后再行由医院统一返给患者或交给患者住院押金里,这样对医生来说,也能留给凭据,以免不必要的纠纷。患者描写送来红包“愿为打愿挨”对于红包的话题,寄居过院的很多病人都有各自“感人”的经历。在专访中,市民范先生给记者描写了他记忆深刻印象的一次送来红包经历。两年前,范先生的妻子在北京一家十分著名的三甲医院做到心脏手术。“手术一挺关键的,有一定风险,当时我们全家要求,这红包没什么可说的,必需得送。”但是送来红包也有一定的“技巧”,首先无法有第三者到场,必需见缝插针地找寻适合的时机和地点,根据病友讲解的经验,范先生自由选择在妻子手术的前一天下午送来。“那时候主刀的医生都以定下来了,而且在手术前一天送来,医生印象深刻印象。”这都是病友“传授”的经验之谈。最后范先生以告知病情为由转入医生办公室,关上门,在非常简单对话后,临走前默默地将一个装有5000元现金的“红包”回到了医生办公桌上,随后离开了。“无法多说出,防止大家都失望。”范先生坦言,妻子手术后,他的确也曾抱着有一线希望,医生能撤回红包。“因为之前听闻遇上医德尤其好的大夫,能把红包退回来,惜我是没赶上,却是这就是愿为打愿挨的事。”另外一位刚做完妇科手术的陈女士回应,做手术前给医生送来红包,大家都送来你不送来不放心。“现在风气就这样,作为病人我们也很不得已。”陈女士说道。医生吐槽投协议出了红包似乎对于这样一项新政,有反对的,但业内赞成的声音堪称不少。新规刚刚开始全面推行,就有医生吐槽:“跟病人投那个协议,病人急忙说道‘我不懂的,我不懂的’,然后掏红包了。”索要协议居然出了“红包似乎”。“让医生投协议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

“拒红包协议”实施已满月调查称多家医院未执行

”“对这种政策,我没什么好说道的,当真我们收益很低,我们什么也没有拿过。”“你说道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弄得样子警告患者似的。”在专访中,多名不愿让记者列明姓名和工作单位的一线医生收到了这样的声音。对于红包的辩论,北京市政协委员、友谊医院肝病中心主任贾继东回应,显然有些患者是发自内心认同医生的医术、医德和人品,为传达感谢而送来“红包”,但更加多患者有自发性心理,指出“不送来‘红包’不安心,害怕得到好的服务。”心外科的一名医生告诉他记者,当前不存在一种广泛观念,即手术前病人不给“红包”,医生就敢蓄意不只想做到。“这种逻辑是种族主义。没医生期望自己的病人化疗经常出现问题,这跟给不给‘红包’半点关系都没。因为,手术如果告终,就相等自扔看板,谁也不不愿,更加别提不敢蓄意了!”访谈的医生们都指出协议签订与否并不影响自己的行医道德。部门应付医院:上缴红包有专用“廉政账户”只不过,在卫计委强迫实施签订拒绝接受红包协议之前,北京多家医院就早已有各自的规定和办法,来压制商业贿赂和红包等问题。心血管外科副主任医师孙宏涛告诉他记者,十几年前就有类似于的索要红包协议,从这个角度来说,政府发售的政策并算不上新的。在6年前就早已有清廉行医承诺书,拒绝医生秉承《医务人员医德规范》,不似乎、索取和行贿患者赠送的钱物。对患者赠送的钱物当时无法拒绝接受时,于24小时内交纳。科主任和允诺人也就是医生本人都要签订。另外,还包括、天坛医院、、安贞医院、、儿童医院、世纪坛医院等在内的多家医院都有自己的红包、贿款检举热线电话,通过网站、门诊大厅审批牌、公告栏等向社会发布。有三甲医院的涉及负责人向记者回应,这样的社会监督力度,并远不如签订一纸协议。对于当时无法拒绝接受患者红包的,北京市卫计委发布了管理商业行贿的廉政账户01090520500120111027404(北京银行),可供医务人员上缴红包、贿款。此外,部分医疗机构还创建了自己的“廉政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