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网

《柳叶刀》:仅非酒精性脂肪肝就2亿多人,中国“肝病大国”的帽子何时能摘掉?

2020-10-24 03:36

12月15日,《柳叶刀-胃肠病与肝脏病学》(LancetGastroenterolHepatol)在线公开发表“亚太地区肝病开销特邀根本性报告”[1]。

《柳叶刀》:仅非酒精性脂肪肝就2亿多人,中国“肝病大国”的帽子何时能摘掉?

这项研究深度总结了还包括中国在内的亚太11个国家和地区肝病的流行病学和病因学情况,结果表明病毒性肝炎仍是亚太地区肝病最广泛的病原因素,而中国酒精性脂肪性肝病(AFLD)及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开销更加明显。01亚太地区三大刺客:肝硬化、肝癌、病毒性肝炎亚太地区享有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2015年因肝病丧生的人数占到全球的62.6%(1,312,480/2,095,207)。2015年,亚太地区杀于肝硬化的占到全球该病因丧生人数的54.3%,杀于肝癌的占到全球该病因丧生人数的72.7%,以及急性病毒性肝炎病例总数的2/3以,都再次发生在亚太地区。肝硬化是亚太地区肝脏涉及丧生的首要病因。亚太地区肝硬化丧生人数占到全球肝硬化涉及丧生总人数(1161914事例)的54.3%;在亚太地区,造成肝硬化涉及丧生的主要病因是乙型肝炎(51.3%),其次为酒精消耗(20.8%)和丙型肝炎(15.7%),NAFLD和其他病因占到12.1%。亚太地区肝脏涉及丧生的第二大原因是肝癌(n=573,361),占到所有肝病涉及丧生人数的43.6%。2015年,亚太地区杀于肝癌的患者病因中,乙型肝炎病毒(HBV)病毒感染涉及原因占到49.1%(美国为12.7%,欧洲为20.4%),丙型肝炎病毒(HCV)病毒感染占到10.8%,饮酒占到29.8%,NAFLD等疾病的发病率为10.1%。而急性病毒性肝炎则是造成亚太地区肝脏涉及丧生的另众多原因。亚太地区急性病毒性肝炎的丧生人数占到了全球的3/4。2015年的数据表明:亚太地区急性病毒性肝炎造成的肝脏涉及丧生人数超过了108276人(占到所有肝病丧生的8.2%),而美国仅有为929人(占到1.2%),欧洲为4032人(占到0.3%)。值得注意的是急性HBV病毒感染造成的丧生人数特别是在可观。急性乙型肝炎(59.6%)和急性戊型肝炎(32.1%)是导致亚太地区急性病毒性肝炎涉及丧生的二大主要原因,而急性甲型肝炎仅有占到6.3%。02中国为何稳坐肝病大国“宝座”?针对柳叶刀这份亚太地区肝病开销数据,这项报告作者之一——来自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的贾继东教授向我们讲解了中国肝病开销情况及国家的提高措施。■HBV病毒感染仍是中国不能忽视的问题这份报告表明:根据2015年全球身体健康调查,在中国大陆,肝硬化和其他慢性肝病丧生中HBV病毒感染造成者超过63%,在肝癌丧生中HBV病毒感染所造成者超过53%;而其中HCV病毒感染造成的丧生分别仅有占到6%和4%。贾教授认为,过去几十年来中国在病毒性肝炎的预防方面获得了相当大的成绩。自1992年实行新生儿普种乙肝疫苗以来,人群中乙肝表面抗原(HBsAg)阳性率由9.75%降到目前的6%左右,其中15岁以内青少年儿童早已降到1%以下。丙型肝炎的风行亲率也随着严苛筛查捐血员及推展标准防水理念及措施,而大幅上升(由3.2%上升至1%以内)。尽管我国乙肝和丙肝的新的放感染率早已大幅上升,但由于人口基数大,且以前的风行亲率低,因此中国仍是世界上乙肝和丙型肝炎病毒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在亚太地区,中国的病毒性肝炎病例,尤其是HBV占到了相当大比例,2018年HBV慢性感染人数估算多达了8000万[2]。2015年中国大陆急性肝炎丧生人数中,急性甲肝病毒(HAV)和戊肝病毒(HEV)分别占到4.7%和15.4%[3]。而在甲肝和戊肝预防方面,该报告认为,中国通过提高食品和水的公共卫生,以及疫苗甲肝疫苗,在防治甲肝和戊肝病毒传播方面也获得了极大的进展[4]。贾教授回应,目前,国家早已制定病毒性肝炎防控规划,而且在乙肝、艾滋病、梅毒三重母婴切断方面展开了卓有成效的工作,终将有助更进一步减少HBsAg阳性率。另外,通过国家谈判和集中于订购,大幅地减少了乙肝和丙肝药物的价格并划入医保缺席范围,这终将很大增进化疗到可及性,为减少乙肝、丙肝疾病开销作出贡献。

《柳叶刀》:仅非酒精性脂肪肝就2亿多人,中国“肝病大国”的帽子何时能摘掉?

■中国饮酒文化成酒精性肝病的“催化剂”2016年,世卫的组织估计的中国15岁及15岁以上人群人均年饮酒总量为7.2升至纯酒精(男性为11.7升至,女性为2.5升至)[5]。根据2015年的数据,中国大陆酒精消耗造成的肝硬化和其他慢性肝病丧生约20.0%,造成肝癌丧生约35.5%[2]。贾教授认为,中国具有历史悠久的饮酒历史和酒文化,随着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提升,人均酒精消耗量也在减少。更加轻的是,在中国含酒精量百分之三十多甚至百分之五十多的是主要类型,更容易造成饮酒过量。针对我国过度消费酒精的情况,贾教授回应,中国在税收政策等方面早已采行了一定措施,最近几年政府实施多项规定,严苛容许甚至禁令在公务招待和公务人员日常活动中饮酒,法律严苛禁令酒后驾车并醉酒驾车划入刑法惩处范围,这都未来将会对增加酒精涉及的危害还包括增加酒精性肝病起着一定的大力起到。当然,还应当采行更加多、更加贤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措施和经济学手段,以及更加普遍的科普宣传和社会动员,减少人均酒精消耗和酒精涉及的社会危害和身体健康危害。■生活方式转变造成NAFLD很快下降2016年,中国流行性NAFLD的总病例估计数为2.43亿,其中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为3261万例,肝硬化为109万例,肝细胞癌7000事例[6]。报告认为,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的转变是造成中国大陆NAFLD患病率减少的主要原因。过去30年,随着中国大陆经济平均值快速增长10%,西方化的饮食和生活方式很大地影响了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模式。体重增加、2型糖尿病、血脂异常和新陈代谢综合征的患病率渐渐减少,使中国人口面对患有NAFLD的风险[7]。为了提高我国NAFLD的疾病开销,贾教授谈及中国的全面身体健康计划希望身体健康饮食和减少运动,以减少肥胖率,增加糖尿病、高血压发病率,这都有助增加NAFLD的发生率及疾病开销。

《柳叶刀》:仅非酒精性脂肪肝就2亿多人,中国“肝病大国”的帽子何时能摘掉?

今后不应采行更加大力的措施宣传合理饮食、规律运动的重要性,并在法规层面制定容许饮料、快餐及店内食品的热量、含盐量的涉及规定。■保健品、中药是引发药物性肝损伤的最重要原因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报告认为药物性肝损伤(DILI)的现象在中国也十分广泛,其中急性药物性肝损伤就占所有了急性肝损伤住院的20%[8]。今年初《Gastroenterology》期刊在线公开发表的《中国大陆药物性肝损伤发生率及病因学》就引发了对中国DILI的普遍注目。我国DILI的发生率次于病毒性肝炎及脂肪性肝病(还包括酒精性及非酒精性)。研究表明,我国普通人群中每年DILI的发生率最少为23.80/10万人,低于欧美国家,沦为了不容忽视的问题。而引发肝损伤的主要药物为各类保健品和传统中药(占到26.81%)、抗结核药(占到21.99%)、抗肿瘤药或免疫系统调整剂(占到8.34%)[9]。由于我国人口众多,临床不规范用药更为广泛,公众对DILI的理解和警惕性非常缺乏。临床医生不应遵循临床指南合理用药,掌控药物处方量,防止欺诈药物;用药期间定期展开肝脏生化学检测;并强化安全性用药的公众身体健康教育,尤其是要避免用药多多益善的错误观点,缺失天然药还包括草药、保健品、营养品及膳食补充剂没任何肝毒性的了解误区。最后,报告明确提出了很多可行性的计划以期提高亚太地区的肝病开销,还包括针对病毒性肝炎、酒精性肝病、NAFLD等等的具体实施措施(提升乙型肝炎免疫接种的覆盖率、提升血液制品和静脉注射安全性、增加酒精摄取、身体健康饮食……),期望亚太地区能联合构建2030年避免病毒性肝炎的最出色目标。自20世纪90年代起,为扣上“肝病大国”的帽子,我国早已投放了大量经费和医疗卫生资源用作反对肝病的基础和临床研究、疫苗和药品的研发以及疾病的防控。坚信通过国家层面和社会各界的大大希望和改良,我们一定需要尽快构建“健康中国2030规划”的目标。参考文献:[1]SarinSK,etal.LiverdiseasesintheAsia-Pacificregion:aLancetGastroenterologyHepatologyCommission.LancetGastroenterolHepatol.2019Dec13.pii:S2468-1253(19)30342-5.[2]CookeGS,etal.Acceleratingtheeliminationofviralhepatitis:aLancetGastroenterologyHepatologyCommission.LancetGastroenterolHepatol2019;4:135–84.[3]WHO.GlobalHealthEstimates2015:deathsbycause,age,sex,bycountryandbyregion,2000–2015.2016.https://monisnon-alcoholicfattyliverdiseaseintheAsia-Pacificregionandaretherelocaldifferences?JGastroenterolHepatol2007;22:788–93.[8]YuYC,etal.CSHguidelinesforthediagnosisandtreatmentofdrug-inducedliverinjury.HepatolInt2017;11:221–41.[9]TaoShen,etal.IncidenceandEtiologyofDrug-InducedLiverInjuryinMainlandChina.Gastroenterology.2019;156:2230-2241.以上内容仅有许可独家用于,予以版权方许可切勿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