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网

一个医生眼中的薪酬改革:不能真正做到同工同酬

2020-10-16 03:36

这个国庆节,江伟(化名)过得并不做事,因为,10月1日后,事业单位薪酬改革将全面启动。作为重庆某医院的一名检验科医生,江伟自知这项制度在基层的实施不会不存在许多不确定性,这一点让他很忧虑,因为这和自己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事实上,专门从事了近10年检验工作的江伟,长年被两种情绪包覆着,一是因为常常“炮制检验报告”,对患者的怜悯上忧虑,二是对医院收益分配方式“暗箱操作者”的反感。9月21日,他的不满情绪又一次被一份扫瞄网际网路的工资单给唤起了。这份工资单是网友“飞刀又闻温度”上传遍某论坛里的,上传者称之为这是重庆某医院一位普通护士的工资明细单。工资单明晰地所列了该员工的所有工资薪金、补贴、扣款等内容,最后求出8月10日至9月9日一个月的实发金额为9996.05元,这样的高收入水平让一些网民嗟叹深感。尽管江伟并不能证实这张工资单的真实性,但是医护人员的收益差距毕竟不争的事实,对这点大家都心照不宣。让江伟深感不均衡的是,同在重庆专门从事医务工作的他,每个月的平均值实发数额将近3000元,这与网上的工资单收益差距真是是天壤之别。另外,江伟所在单位的收益分配不半透明,也令其他十分反感。江伟说道:“如果说主任在科室里‘一手遮天’是几乎不过分的,因为科室所有员工的考核和奖金分配是‘主任一支笔’制度。主任如何分配这笔资金,是不是囤积,谁也不告诉。大家也相互不告诉对方现实收益。”按照江伟所在医院规定的考核分配方案,每月除了700多元的基本工资之外,奖金部分皆以现金方式派发。但江伟称之为,自己从没见过工资条。明确派发程序是:院长把检验科全部的奖金发给检验科,再行由检验科主任展开二次分配。而这里面仅次于的问题就是,资金的分配方式几乎由科室主任全权决定。“也就是说,我们底层员工每月考核业绩如何,基本各不相同主任的脸色和心情。”江伟说道,这样的制度设计也许在许多行业很广泛,但现实的问题是,院长发给科室的资金总数,员工显然不知情,每人每月获得多少奖金,为什么是这个数字,也没依据。今年9月2日,国务院要求,2010年全面实施事业单位绩效工资。而医疗和教育领域将是改革的重点领域,全国各大医院的内部会议上不免谈到此事。而江伟所在医院的工会主席却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声称,对于国务院所说的薪酬体制改革,既不反对,也不推展,继续“按兵不动”。“薪酬体制改革,不免要看清许多人的利益,当然不会遭杯葛。”江伟说道,医院工会主席之所以这么表态,只不过不光是照料管理层的利益,也在照料底层医生的利益。作为底层员工,鄙视薪酬体制“暗箱操作者”的江伟,却也某种程度对绩效工资制度改革维持从容态度。每天,他还是按部就班地回到检验科,手忙脚乱地张罗采血、化验的事情,忙得不亦乐乎,并无多少罢工情绪。“医生是一个十分类似的行业,工资制度如果应用于很差不会导致不当的影响,甚至不会造成医生思想道德变差。”江伟称之为,医院如果按每个医生每天门诊量的多少甚至进药量的多少来展开绩效考核的话,病人有可能就是绩效考核的冤大头了,一个小发烧有可能就不会被直奔几百上千元的药。在江伟显然,如何侧重提升服务质量的综合考核,处置好公平与效率等问题,是事业单位绩效工资考核能否顺利的关键。另一位专门从事几十年医务工作的基层医生也指出,编内和编外的收益鸿沟都仍未解决问题,同工同酬是一句笑话;而有所不同医院的经营状况也不一样,再加医疗服务本身无法定量和定性的特点,各种简单的因素揉合在一起,绩效考核将沦为“世界上最简单的问题”。

一个医生眼中的薪酬改革:不能真正做到同工同酬

“实施绩效工资后,我们的年终奖金应当就没了,以往其他诸多福利也没了。”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江伟所在的医院领导层也维持从容。按照国务院规定,10月1日起,公立医院必需启动绩效工资体制改革。该医院院长的点子表达给员工后,全院上下的员工都各自打起小算盘,“主任在阴险手里还有多少权利,而我们一线员工不会阴险工资多了还是较少了,是比以前更加整天了还是比以前斋了。”江伟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道。不过,江伟有位同行朋友在湖南当检验科医生,据信其所在的医院已实施绩效工资制度。如果按照这个“样板”来看。医院是以工作时间为核算标准,每月否超过170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将影响到员工绩效。每个科室还要算数每月或是每季度的利润率,这些都关系到科室每个人的工资。除绩效工资外,还跟其工龄、学历、等级资格证、否为月编成有关。对于这样的绩效考核制度,江伟回应,尽管看起来有变革,但还是“换汤不换药”,并非公众所期望的,并无法确实做同工同酬,这还不会影响部分员工的积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