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title]
乡土文化
 
乡土文化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乡土文化

乡贤逸事

       一、六尺巷

    清代,大学士张英的府第与吴宅相邻。吴姓盖房欲占张家隙地,双方发生纠纷,告到县衙。相府家人遂驰书京都,张英阅罢,立即批诗寄回,诗曰:“一纸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家人得诗,旋即让地三尺。吴姓深为感动,也让出三尺。于是便形成了一条六尺宽的巷道。此巷在县城西南隅,东起西后街,西抵百子堂,巷南为旧时宰相府,巷北为吴姓住宅,长约100米。六尺巷的故事,至今传为美谈。1956年,中苏关系恶化,毛泽东主席接见苏联驻华大使尤金时,曾吟咏此诗。 

  二、老宰相题画

    清康熙某年的一天,县城紫来茶馆的雅座里,几个书生边品茶边欣赏一幅丹青。画面上一座山庄,沐浴着朝阳,村前有条小河,岸柳成行,桥上走着一个飘然若仙的老道;桥头泊着一船,船头立一扬脖欲啼、神气十足的大公鸡,布局得当,情景交融。书生们跃跃欲试,要为这幅画题诗。

      可吟来吟去,谁也概括不了这画的全部内容和含意。正在此时,一个衣着平常、手捧黄铜水烟袋的老叟上前笑道:“难矣哉?不难也!”几个书生斜睨了老叟一眼,不无轻蔑地反问:“你能行么?”老叟点头含笑,挥笔疾书:“日出扶桑万户低,大船拢落小桥西,道人非是寻常客,嘱咐金鸡莫乱啼。”不仅概括了画面的全部构图,且诗意含蓄,既有自喻之意,也有警人之处,一语双关,耐人寻味。书生们一改常态,恭敬地央求老叟落款留名。老叟无奈,只好签名张英,并勉励几个书生以后要虚心求学。书生们感激涕零,领教而去。

   三、小宰相对联

   一年春节,小宰相张廷玉与其弟廷琢欢聚一堂,廷琢口出一联,请乃兄作对,联曰:“除夕月无光,点数盏明灯,为乾坤增色;”廷玉一时思穷,无以为对。及至翌晨元旦击鼓,祭天祀祖时,文思激发,对曰:“新春雷未发,击几声镫鼓,代天地扬威。”当年端午节,兄弟饮酒五亩园池边,池中荷叶滚珠。廷琢仍作上联请乃兄对之,联曰:“白藕入泥,横插玉簪通地理;”廷玉不假思索,脱口成对:“红荷出水,倒悬珠笔点天文。”足见廷玉构思精巧,气魄宏伟。

    四、姚姬传拒诗

    乾隆二十八年深秋,姚氏祖坟香烟缭绕,纸灰纷扬。几个穿锦衣的人正在祭坟。正中面对墓碑的是个眉清目秀的青年,他就是新科进士姚鼐,字姬传,后人称惜抱先生。他的右边站着一位长髯飘然的长者,他就是经学、古文大师姚范,人称姜坞先生,他是姚鼐的伯父、严师;左侧是姚鼐的父亲姚淑。其余是兄弟童仆等人。祭礼既毕,姚鼐父亲发问:“还记得老祖宗的《麦饭诗》吗?”姚鼐说:“记得。”接着脱口朗诵道:“四十年来光景殊,蹉跎岁月意何如?儿童五六饥寒迫,生计萧条事业孤。灶火炊余蒸麦饭,柴扇掩罢听征呼。重重乐事人间有,寥落凄凉似我无。”诗的内容描绘了姚氏祖先葵轩过年吃麦饭,并被拉去当差的艰苦岁月。葵轩卒后,他的四个儿子皆被录为学官子弟,两个孙子中了进士。他们每到葵轩坟前祭祀,都要和诗一首,告慰先人,相沿成习。久而久之,祭坟和诗就成了姚家中举人、进士之后的必行规约。当下,儿子吟完诗,父亲就迫不及待的要他献上和诗,但姚鼐跪在地上满脸通红,沉默不语。伯父心下狐疑,在他的子侄辈中,姬传最有诗才,今日迟迟不能启齿,必有原因,便问姚鼐有何想法。姚鼐说:“自老祖宗归天以来,和诗数百,后人怎能出奇翻新,脱其窠臼?昔韩子倡导,作诗为文,唯陈言之务去,而我等却在《麦饭诗》的樊篱中谱陈词,弹老调,如此代代相承传,何能实现先贤雅训。况和诗并非葵公原意,推思遗训,旨在勉励后代为官恤民,否则诗如李杜,仍是姚门不肖子孙,不知大人以为然否?”这番话说得父亲缄默无言,伯父频频颔首。姚家上坟和诗规矩就从此废止了。         

      五、戴名世出对

   康熙年间一个夏天的夜晚,戴名世与乡亲父老在良弼桥上纳凉聊天,兴味正浓时,一阵鸣锣开道声从桥西头传来。这是知县夜巡要从桥上经过。戴名世把竹椅往桥正中一放,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片刻,领头的衙役上前喝道:“你是什么人,竟敢挡住县老爷的去路!”戴名世道:“你巡你的夜,我乘我的凉,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便也罢了。既然你找上门来,速去禀告你家老爷,我出个上联,他要对得出,我戴名世退避三舍;若是对不出,请他绕道而去,休要打扰桥上乘凉的老百姓。”接着戴名世吟出上联道:“良弼桥上乘凉,凉到三更凉毕。”衙役只得回禀知县,知县难对下联,只得认输,吩咐衙役打道回衙。又一次知县出巡至北乡吕亭驿,正逢天降大雨,他只好就地下榻,半夜时分,风止雨停。他忽然想起戴名世的上联,脱口对出:“吕亭驿中遇雨,雨至五鼓雨停。”随从听了一齐恭维道:“对得工整,戴名世再也不敢为难老爷了。”知县知趣地说:“什么不敢,比起戴名世,本官还差远啰!”

   六、方望溪解题

   一年仲秋,方苞进京赶考,主仆二人风餐露宿来到山东省境内,一路上赤日当空,又饥又渴。忽然见到一中年妇女在坡地里拔萝卜,那萝卜又白又嫩,既可解渴,又能充饥,方苞便叫仆人上前去买。这妇人听到异地口音,便问是何方人氏,来此作甚?仆人答:“我等是安徽省桐城县人,主人方苞人称望溪先生,进京赶考路过贵地。”妇人一听,不禁肃然起敬,连忙起身说:“久闻望溪先生大名,只恨无缘相识,今天吃几个萝卜还谈什么买卖。不过我有几个问题要向先生请教:人世间什么最甜?什么最苦?什么最深?什么最浅?”仆人笑道:“这有何难?不必转告主人了,就由我来回答吧:世上蜂蜜最甜,黄连最苦,大海最深,塘梢最浅。”妇人听后苦苦一笑,摇摇头说:“你答的有理无情,比塘梢还浅,看来,只有望溪先生能回答我的问题了。”方苞远处一听,觉得此妇非同寻常,连忙上前相见。只见妇人头上扎着白头巾,脚上穿着寡妇鞋,眼角眉梢流露着不平和悲戚,心中早巳知情,便同情地答道:“新婚蜜月最甜,中年丧夫最苦,母子恩爱最深,世人眼皮最浅。”妇人听了,不由伤心地哭了起来。原来她前年死了丈夫,去年死了儿子,左邻右舍都骂她是“扫帚星”,克夫克子,不和她沾边。只有桐城方望溪先生深知人世间的不平和痛苦。      

  七、程芳朝报恩

   清朝同治四年,桐城程芳朝考中“榜眼”,在京城做了官,他立即派八人大轿回桐城西乡抬一位驼背老人到京城同享荣华富贵。原来程芳朝少时在私塾读书,每次带的米都不够吃。他天天早上把一份粥凉了,切成三块,每顿吃一块,饿着肚子苦读,久而夕久之,身体消瘦,面无血色,象个害久病的人。这可急坏了私塾里烧饭的宋驼子,他想周济程芳朝,怎奈自己也穷得叮当响,心有余而力不足。想来想去,想到量米用的竹筒子上,每当收量程芳朝的米时,他便暗暗把竹筒倒过来。底朝上口朝下,看上去满满一筒米,实际只有一小把。日子久了,程芳朝不免心中犯疑。一次他趁驼背厨师打米时,悄悄一瞟,终于发现了奥妙,心中顿生感激之情,等到四下无人,便轻声地说:“老伯伯,多亏你的帮助。可是我们非亲非故,你为什么要冒着丢饭碗的风险来照顾我呀?”驼背厨师红着眼圈说:“不为什么,只为你是个最可怜、最聪明的孩子。在那些公子哥儿袋里多量一把米,对他们并无多大损失,可对你却是关系到身体和前途的大事呀尸程芳朝太感动了,他一生一世都没有忘记驼背厨师这几句话。所以一旦做了官,就立即把驼背厨师接到府里去了。   八、汪志伊慰亲

   汪志伊家住桐城双港铺,幼年家贫,难求温饱。有年端午节,其母见邻居杀鸡包粽子,称鱼剁肉,深深叹了一口气,拾根柴炭在灶壁上写道:“妾身命薄儿受苦,今逢端午鸡肉无。人家过节我过难,打盆清水泡艾蒲。”这时汪志伊从书院回来,看见母亲低头流泪,一边劝慰母亲,一边拾起母亲扔下的柴炭,也在灶壁上写道:“母亲何必苦吟诗,孩儿不吃肉和鸡。凤凰哪在窝中老,苍龙也有上天时。”这年过年,汪志伊家里没有一两肉,只好到张屠户肉店去赊帐。碰巧张屠户出外讨债,小伙计赊给一个猪头,他高兴地拎回家,交给母亲钳毛下锅。傍晚张屠户讨债回来,听说猪头被志伊赊去,不由火冒三丈,强迫小伙计把猪头拎回来。小伙计跑到志伊家里,见猪头已在锅里蚊得半熟,心里有些不忍,但又不敢违抗张屠户,只得揭开锅盖,拎起来就跑。灶前之母,灶下之父,顿时泪如雨下,哽咽不止。志伊放下书本,指着锅里说:“双亲不必泪涟涟,有锅油汤好过年,待儿有日时运转,日日年来月月年。”后来,汪志伊官至湖广总督、工部尚书,实现了他的愿望。

    九、苏蕙华裁襟  

  塾师江百川之妻苏蕙华,幼学于家,才德兼备。生有三子:兴汉、羽仪、兴皖。一日,兴汉放学归来,说陈师母要给她的儿子拼做一方彩色兜肚,尚缺大红绸布一块,他已答应陈师母,回家找一块带去。陈师母之夫陈明启是兴汉的塾师,与百川先生素有交往。苏蕙华当然不会让陈师母失望,更不愿儿子食言。她翻箱倒柜,遍寻红绸布无着,最后眼光落在自己一件心爱的红绸嫁衣上,便拿起剪刀,裁下一块衣襟,递给儿子,亲切地说:“孩子,你不要惊慌,这没有什么。说过的话该算数,何况这是送给先生家的呢。你父亲也是先生,你应当尊敬先生,好好读书。”并嘱咐儿子不要向陈师母说这是从衣服上剪下来的,儿子感动地点了点头。然而陈师母接到布料后,还是从颜色、剪口、针脚上看出是刚从衣服上剪下来的。她怕孩子不懂事,瞒着大人把好衣剪坏了,便托人向苏蕙华打听此事。了解真相后,陈师母觉得过意不去,便邀陈先生陪同自己登门向苏女士道谢致歉。苏女士说:“我不是不爱衣服,何况有纪念意义的嫁衣?不过我更注重教育孩子一要尊重老师,二要说话算数,三要成人之美。一襟而全三教,我倒要感谢你们呢!”陈先生见此事、闻此言感慨系之,赠一诗云:古来女传古人编,今事惊人更应传。方讶宁馨为可畏,尤夸女士足称贤。新襟能剪懿行著,画荻堪名妇德全。来日骚坛知必颂,抛砖引玉我。
上一篇:文章天下  
下一篇:家风家训
网站首页 协会概况 贤哲流芳 资料集萃 乡亲互动 工作动态 人物访谈 视频专栏 乡贤论坛

版权所有:桐城市乡贤研究会 技术支持:浩鑫网络
服务热线:139-6698-8819 地址:桐城市海峰路紫来桥茶楼19号